首页 > 产经 > 正文

原料药问题频出 处罚力度难阻垄断运作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发布时间:2018-08-17 12:56:03 编辑:环球财经网
评论 点击收藏
导读:   关于原料药的价格问题,市场争议由来已久。   数据显示,我国的成品药有1500种原料药,其中50种原料药只有一家企业取得审批资格可以生产,44种原料药只有两家企业可以生产,40种原料药只有

  关于原料药的价格问题,市场争议由来已久。

  数据显示,我国的成品药有1500种原料药,其中50种原料药只有一家企业取得审批资格可以生产,44种原料药只有两家企业可以生产,40种原料药只有三家企业可以生产。生产企业少,这给垄断者提供了游刃有余的可能。

  一位药企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透露,国内规模大一点的原料药企业都有自己的营销队伍。对于一些“重点被关心”品种,就会通过一些合规合理的方式,如通过由经销商或者自己来控制。“有些品种会被选中做局。而这样操作的都不是固定的中间商,有些是新注册的。原料药控制的手法都是很经典的,就好像影视剧《乔家大院》里演的做高粱霸盘。作为药企,我们只能被动等别人找我们开价。”

  广东一位律师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企业是否构成市场垄断条件,要同时取决于两方面因素,一是市场份额是否集中;二是价格是否构成滥用市场支配地位。“譬如已经占了相当大的市场份额的同时,你的生产成本已很低了,你还是以极高的价格出售,有可能会构成垄断。是否滥用市场支配地位,要综合考虑它的研发成本、产品投入周期、价格形成机制、国外价格情况等各方面因素。”

  在过去,原料药行业接连因涉嫌垄断遭到国家有关部门惩罚的情况出现。

  去年2月份,国家工商总局对垄断水杨酸甲酯原料药的武汉新兴精英医药有限公司(下称“武汉新兴”)开出220.92万元的罚单;去年7月份,国家发改委又对滥用异烟肼原料药市场地位的浙江新赛科药业有限公司(下称“新赛科”)、天津汉德威药业有限公司两家公司开出合计44.39万元的罚单。这些被处罚的案例,也还原了垄断者的一些经典操作手法。

  在水杨酸甲酯原料药的案例中,中间商武汉新兴借助运作独家代理权的方式控制市场。在异烟肼原料药案例中,生产企业新赛科与潍坊隆舜和医药有限公司(下称“隆舜和公司”)签订独家包销协议,仅向隆舜和公司及其指定的制剂企业、商业公司出售异烟肼原料药,而拒绝向其他制剂企业出售异烟肼原料药,从而达到滥用市场地位。

  北京鼎臣管理咨询有限责任公司创始人史立臣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相比原料药垄断获得的暴利,国家在原料药垄断上处罚力度还远远不够。“有些商业企业专门以垄断原料药获得巨额利益,而且这种模式已相当普遍化。也出现一些情况,有些商业公司投入连2亿不到,却在一年内有可能获得了20多倍的垄断收入。”

  为了规范原料药价格,国家接连出台相关调控措施,如去年11月份,国家发改委发布《短缺药品和原料药经营者价格行为指南》,明确规定了《价格法》所禁止行为。紧接着,去年12月份,原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发布《原料药、药用辅料及药包材与药品制剂共同审批审批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其中关于原料药的单独审评审批规定变为了与制剂关联审批。这意味着原料药不再同成品制剂一样,要单独核发批准文号,而药企可以单独找原料药企业。

  有药企人士表示,原料药审评审批制度改变可以说真正解决了原料药垄断问题,但短期难改原料药生产企业总体偏少等局面,该意见要真正落地还有漫长的时间要走。

查看更多: